冷月髒花魂 2022-01-14 00:58:11 4398 0 0 0 0
反中医,共济会,中医,按:近期将在新号“冷言冷月”发表文章,请各位同道务必关注。人类历史上,最早揭露被共济会联盟集团一手打造出来的现代西方医学体系,企图毁灭华夏中医学的正义人士是一名美国人——汉斯·鲁斯克。美国人汉斯·鲁斯…

人类历史上,最早揭露被共济会联盟集团一手打造出来的现代西方医学体系,企图毁灭华夏中医学的正义人士是一名美国人——汉斯·鲁斯克。

美国人汉斯·鲁斯克于1933年撰写了《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》中揭露,洛克菲勒基金会第一期投资4500万美元用来西化中医,美国的医学院校被告知,如果他们想从洛克菲勒慷慨的赠予中得到巨大好处,就必须使5亿中国人信服地把他们经过数千年实践检验的安全、有效又廉价的中草药彻底扔进垃圾堆里,转而让中国人全部使用以西方现代化学手段合成的人工制药——西药,来治疗自己的的各种疾病。而如果一类西药长期服用,产生毒副作用后,就再用新的毒药来代替。

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,美国洛克菲勒垄断资本集团,大力培养中国的留学生,办多座西方式现代医学院,其根本目的是要西化中国人的思想,为西方文化的渗透和统治中国人的头脑打下基础。

而当年汉斯的这本揭露共济会大佬洛克菲勒家族的书,一经公布,立即遭到洛克菲勒家族控制的美国舆论媒体的全面封杀,汉斯本人曾遭受严重人身迫害,最后这本书还是在美国“雪藏”多年后,由美国天主教人士向中国提供了这一历史事实。

而与此同时,美国国内,反对西方现代医学体系对人体的摧残的运动一直没有断绝,相反最近20余年越来越声势浩大,特别是2020年以来。

美国生物化学家弗朗西斯(Raymond Francis)以自身经历证实说,西方现代医学和医药对医治疾病,很多时候不仅没有太大帮助,反而会雪上加霜,导致人体中毒和寿命缩短。

他本人在四十八岁时,经历了患病,面临死亡和最终通过中医治疗而重返健康的过程,在随后的近四十年中,弗朗西斯从事人类健康方面的前沿性研究,希望通过自己的病历和康复过程,揭示现代医学和医药的“不科学和危险性”,并提出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东方古典医学,将对人类历史产生越来越大的现实意义和影响。

弗朗西斯认为:所谓的西方现代医学和医药,疗效有限,却费用极其昂贵和危险,这也正在被更多的人意识到。

现代西方医学体系下熏陶和培养出来的医生,所做的只是通过昂贵的手段,努力抑制你的病征,让病看上去消失了,但不久后你发现,自己的其它器官开始出现各种不同的问题。

当你服用多种化学药品时,你的身体就处于生物化学的混乱中,这就叫慢性中毒。

因此现代医药所做的很可能是让人患病、延长患病期、最终致死,但这个过程不会在一天内发生,通常经历较长的时间,因此不被人察觉,反而被看成有效,但它的最终结果是让健康恶化和缩短寿命。

美国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,美国人致死的第三大原因是现代医疗的过度干预,每年至少有100万美国人因此丧命。


试问:人类历史上,还有哪个行业可被允许这样做?如果航空业每年让100万人死亡,谁还会坐飞机旅行?

然而医疗界每年让上万人致死,许多人还是毫不犹豫地来到医院,并支付大量费用。

弗朗西斯甚至认为:这是“合法性的杀人”。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,目前被认知的疾病大约有12,500种,但是被现代西方医学真正攻克的疾病不足100种,而且是在付出大量昂贵的医药花费的情况下。

如果冷月说现代的西方医学医疗已经完全资本化了,大家一定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。事实上真是如此,现代的医院更象一个营利机构,更象是一家公司,而医生也象是一个推销员。

他们的工资也是和业绩挂钩的,看得病人多,病人花的钱多,相对的医生的奖金就会高。现代西方医疗体系是从制药集团——药品业务代表——医院——医生——病人的一个产业链。

医生是以治病救人为天职,而资本是逐利的。资本和医生在一块必然决定了现代西方医疗是一个怪胎。对于制药厂来说,他们追求的是利润的最大化,他们花了那么大代价开发一种新药,必定希望病人能够长期服用,最好是只要吃了就停不下来,对药品产生依赖性,比如降压药。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利益最大化。

不要说现代医学研制不出什么治本的药,就算是他们研发出了能根治某种疾病的药,他们也不会投放到市场上。病人一吃就好,如何能源源不断的从病人身上掏钱?

以前的中医学主导的中国古代社会,药店门口会挂个牌子,写着“宁可架上药生尘,但愿世间人无病”现在的药房门口,为了促销药品,可能会挂着“购药满38元送二斤鸡蛋”的奇葩横幅。

这就是实打实的差距。

试问被完全资本化的现代医学,初心在哪儿?

是要钱还是救人,这是个大问题!

被共济会联盟集团掌控的国际医药集团,为了打开中国的市场,真是煞费苦心,他们知道华夏中国自古就有着非常完善和发达的医疗系统——华夏中医学,而且中医在国人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,想打开中国的医药市场不是那么容易的,他们的高招就是一方面用传教士做为传播西方现代医学的急先锋。

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最早的西医都是传教士。这些传教士,打着爱的名义,打着慈善的名义,打着科学的名义。如果你注意到:到现在,任何现代性的医院的大楼上仍然挂着那个十字架,医生的制服上,都刻有十字架。

多年来,这些传教士穿着济世救人的外衣,从西方传到了东方,传到了全世界。在美丽的谎言下,把自己打扮成科学的化身,像传教士一样的神圣不可侵犯,统治了人类上百年,奴役了全球疾病患者一个多世纪。

当年,那些洋人的目的只有一个:让中国人丧失自己的文化,不信中医,改信现代西方医学,然后,让中国人买西药,用西方医学的方式做手术,小病中治,小病大治,获得利益最大化,最后让中国人任由他们宰割。

如果不是2020年全球黑天鹅事件的爆发,华夏中医学大放异彩,很多中国人都还被蒙在鼓里,看不清这一点。

可以说,没有文化自信的国家和国民,就这样成了别人砧板上的菜,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。

由此可见,民族文化自信(必须是民族的),何等的重要!民族文化自信,可以让华夏民族彻底站起来,而且站得永恒般的顶天立地。

一句话:民族文化自信,就是最大的政治。华夏中医学,就是民族文化自信的最集中体现之一。


Tag: 反中医 共济会 中医
相關內容
歡迎評論
未登錄,
請先 [ 註冊 ] or [ 登錄 ]
(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!)
返回首頁     ·   返回[中醫雜談]   ·   返回頂部  
版塊 : 中醫雜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