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語 2020-02-21 2965 0 0 0 0

张晓彤: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;北京平心堂中医门诊部创始人;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之子。谈起现代中国的中医,张晓彤先生的父亲崔部长是绕不过去的人物,现代中国的基石。但现在的中医药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,在今年1月份爆发的武汉新冠肺炎治疗过程中一再提出中西医结合,却应者寥寥且诊疗方案一直改到第六版。除了广东省明确宣布以纯中医治疗新冠肺炎93.54%确诊病例,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其他地方提供完整的纯中医治疗统计数据。如若中医在西化的不归路上回不了头,你我将是见证中医药衰亡的一代人。

疫情牵动着举国上下的心。所幸,在中西医积极配合下,治愈人数不断上升。此次疫情中,中医药在早期减轻症状,重症缩短病程,减少向危重症的转化,后期康复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病人对中医的接受度和认可度越来越高。

为完成父亲遗志——编写中医古籍筹集资金,创办了平心堂,至今已21年。

“面对越来越频发的病毒性传染病,只有中医药才能扭转局面......"这是平心堂创始人张晓彤经营医馆20余年得出的经验,这种自信源于对中医的热爱,源于亲眼见证的一桩桩医学奇迹。

本文从张晓彤的视角,对中医的优势(中医能看什么病)、中医的理念(中医为什么能看病)、中医的未来、中医的困境、中医的出路一一道来。张晓彤自诩为铁杆中医票友,时常为了中医药的发展奔走疾呼。目睹中医的衰败,痛心疾首,本文是他为中医发出的又一次呼喊。

1、中医的核心是疗效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b0389c0hpij.html

2、毫无建树的中医科研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r0501q4913o.html

3、是中国人不行?还是中医药不行?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r0501q4913o.html

中医能治什么病?

数千年来,中医为了保障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指导着人们的健康养生、疾病治疗。历史上多场瘟疫在中医的庇护下化险为夷。

1、中医能防治传染病

让人记忆犹新的,是2003年的非典。中医不仅准确地判断了疫情会在5月21日(小满)之日得到大面积控制。而且中医为治疗非典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通过中医治疗的病人,死亡率几乎为零,没有产生巨额的医疗费用,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。

当时社会万分恐慌,因为病毒是什么不知道、传统的抗生素治疗无效、大量的医务人员躺在了病床上。学校停课、街上几乎空无一人,人人自危。

平心堂用了老专家清热散寒祛湿的方子,并把药送到学校、机关、亲朋好友,不仅无一例感染者,连平时的感冒咳嗽都治好了。那时,平心堂日以继夜地熬药,送往各处。连李嘉诚都派专人坐专机到平心堂拿药。

中医认为,2003年的3月到5月,北京是寒湿热三者共存的气候的异常组合,而且整个春季无风。而这个气候条件也是非典病毒产生的自然环境。中医防治方法是散寒、清热、祛湿。

2018年冬天的流感,来势凶猛,病情诡异多变,有高烧不退的,有反复发作的,有咳嗽的,有浑身酸痛的。儿童医院的多位医生累倒在岗位上。一位朋友的母亲,96岁高龄,不幸染上病毒感冒,高烧不退,我们用了一位老中医在2003年非典时献方,仅只四剂药,老人家在排出大量宿便后,很快恢复正常,咳嗽好转,她说这中药太棒了!

 2、中医能治疑难重病

一旦被确诊为癌症,经过手术、放疗、化疗一系列治疗。往往是癌细胞杀死了,人也死了。而中医治疗癌症,从改变人体内环境入手,消除体内或寒或热、或虚或实、或湿或燥等内在因素,使病毒病菌与人体重归平衡。

我身边的朋友,通过手术、放化疗之后的,都已离世。而通过中医调理的,有的已经诊断为癌症7、8年,至今仍然活得好好的。

贾谦老师当年曾组织中医深入治疗艾滋病的第一线,中医药的治疗避免了西药可怕的副作用,而且可以很快令患者生活自理,下地干活,西医只看指标的改善,不承认中医药的疗效。

3、中医可以治疗医源药源性疾病

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全球死亡的病人中有1/3是死于不合理用药。

平心堂曾接诊了一位三岁的小孩,身体瘦弱得像一只猴子。孩子是家里的几代单传,家里人都特别娇惯溺爱。生病就输液,发展到一发脾气就发烧,高烧不退,什么抗生素都无效,每次发烧必须上激素,智力和个子都低于正常水平。找王应麟王老调理了四个月,个子和智力都达到了正常水平。中医在治疗医药源病方面功不可没。4、中医擅长治慢性疾病

这是现在社会的共识了,就不多说了。那些被终身服药的高血压、糖尿病等,都可以得到有效的调治。

患者常说,哪儿都治不了的病就到平心堂,如果平心堂都治不了,那就真没得治了。如果在生病初期就找中医治疗,或是定期找中医调理,又容易治疗、花钱又少,何乐而不为呢?可是,现在平心堂的患者,大多数是四处求医,西医各项检查治疗都做了,手术做过了,激素用过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,找中医死马当活马医吧!花费高、治疗难度大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

平心堂每天都在创造医学上的奇迹。像不孕症,经柴老治疗的不孕症已经有十多万。这些患者多是被大医院判定了没有办法生孩子了。经柴老调理后怀孕。

时代在发展,中医也在发展。中医能针对个体做出精确的判断,并从病因上下手,直到今天,西医还做不到。西医认为,中医治疗的是个案,不能重复实验,不符合西方科学的理念,不能大面积的推广,实际上是说不符合生物科学的“现代化”,而中医是在生命科学的层次上,真没必要被“科学化”拉向后退。

当年抗击非典的七点启示

2003年的非典过后,因为第二年非典病毒被带出实验室的虚惊,以及后来的禽流感,H1N1,人心惶惶,一直不安,所以当年对非典的总结就成了势在必行的一个重要任务。当年樊正倫教授和贾谦老师到国家机关,基层企业等,组织各种演讲,普及中医药知识,促进中医药振兴。帮助人们从中医角度,正确认识疫病,从而解除恐慌。今天总结一下他们演讲的核心内容和我们所关注的几个问题,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 。点此处了解更多有关非典情况:https://wvlib.com/am.php?t=0WMms9i3yC3C

 

其一、从因到果,中间有个”缘”,若无必要的条件,病毒不可能施威。西医是针对因,即针对病毒本身,想方设法防止病毒传播或杀灭病毒,及时隔离非常必要,但杀灭的结果是杀而不灭,反而加速了病毒的变异,使再出现的疫病更加凶险,大量消毒液的滥用,破坏了原有的菌群平衡,还有可能形成更难治理的菌群污染。

而中医是针对缘,即把病毒能致人患病的条件去掉,去除体内寒湿热,使病毒失去了在人体内作乱的条件,并不和病毒直接交锋,重新实现人与病毒和平共处相安无事。

木头上能长蘑菇,是因为有湿热的环境,把木头放到大沙漠里,长出来的蘑菇也会枯萎。人人都带有病毒,并非人人得病,体内无邪,病毒也没辙。那年北京春天风和日丽,出租车往往开着窗户行驰,有风则去湿,司机接触面那么广,居然无一例染病,条件使然。

其二,广泛地服用中药,从上到下,人人服药。被封闭的隔离区内的师生员工,小汤山的护工和坚守岗位的建筑工人等,服了我们配制的中药连疑似都好了。我们的员工没有宅在家里,相反有时,员工自己连老妈老弟都请来了,大家昼夜加班熬药,为避免上火,中午喝一大碗白茅根荸荠冰糖绿豆煮水,熬夜后吃半个西瓜,清除内热,最终无一例感染。只要是真的中医,开出预防的方子并不难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不用整齐划一,预防效果不会差。

其三、发烧是人体的抵抗和协调的必须。要战胜侵略者就要调兵,要增加白血球就必然提高体温,只盯住退烧,无异于在大敌当前时撤兵。只退烧而未退病,以退烧为指标,安得不反复?况且病毒感染的疾病有的没有白血球的增加,并不一定发烧。

导致发烧的情况太复杂,记得非典时一位女士发烧不敢出门,打电话问诊,结果是生理期发烧。虽然发烧是主要判断的指标,但一定要认真分析发烧原因,不应一见发烧就如临大敌,应普及有关发烧的知识,不应盲目单纯以发烧为疑似,造成因发烧而恐慌,人为地扩大了救治人群,浪费了人力物力,分散了治疫的力量。(欢迎关注我们:本能系统医学论)

其四非典那年,北京四月最早开始以中药预防的,是国家机关。在五月初吳仪同志召开中医专家座谈会,在此之前,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中医专家就已经纷纷上阵,献方献策。尽管北京各医院几乎把世界上的呼吸机搶购一空,但真正用在非典上的很少,直至非典结束也没见到一篇论述呼吸机治疗非典的成功案例。明明真正解决问题的是中医药,后来的舆论却是西医,因为不能埋没冲在一线被感染而牺牲或导致骨股头坏死的医护人员,不能不宣扬这种精神,而忽略中医成了常态,最多只是勉强提句”中西医结合”,由于没有实事求是地总结中医药的作用,致使这次疫病几乎是重蹈复辙。

其五,非典时期没见到这么严格的隔离和管束,大家自觉地戴口罩,没有强制;各单位自动取消会议,自行安排放假,没有统一;只有三五处院校被划为隔离区,少数村镇自行管控,市民自觉减少外出;各政府部门以值班服务为主;最重要的是各单位都纷纷为自己的员工订制中药,实在来不及的,就在食堂大锅熬,每个人每天喝。

作为医疗机构,我们没有感到强制束缚,反而还适当放开手脚,大量按协定处方做药。充分相信群众,管理上放手的结果,让“祖国有难,匹夫有责"的精神得以发扬。唯一的遗憾是,个别药商借国难之机,囤积居奇哄抬药价,当年举报,但无人管,事后也没有遭责罚,更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。在特殊时期,当年缺少临时性的管控措施。

其六,由于中医运用五运六气,成功地预测了非典的发生、发展和结束的全过程,并且在防治非典中起到决定性的重大作用,所以非典过后,社会呼吁,在卫生防疫系统中打破西医一统天下的格局,增加中医,可惜这样一个建议,在热炒几个月后,除极少数落实,至今防疫部门依然是一条腿在蹦。

今天如果防疫部门有中医,早就会在疫情出现前发出警报,在疫发时拿出防治方案,不至于如此被动了。应警惕以前的细菌战会演变为病毒战,设想一条游船的悲剧如果发生在一艘航母上,是否很可怕?所以国家应组建有中医在内的强大的防疫系统,具有战略意义。

 其七,非典之后,北京几个中医院的数名专家联合推出莲花清瘟,并走特殊通道,获得批准。此药在抗击新冠中发挥了作用。其实当时不少民间中医的方剂水平不低,疗效非常好,可惜的是因非官方,得不到信任,几乎全部流失。

如果当年政府中有有识之士,把这些珍珠拾起来,而不是当作假药一一打掉,今天早就有了抗疫的组合拳,并且完全可能走向世界,成为各国不可或缺的药品,为我国经济增长增添一个亮点。

奉上七条,供大家思考。

【版權聲明】
本文爲轉帖,原文鏈接如下,如有侵權,請聯繫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
原文鏈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n9sHc9eJgK92FZpHFlPQZg
Tag: 中医 中医发展 中医 评价
相關內容
未登錄,
請先 [ 註冊 ] or [ 登錄 ]
(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!)
返回首頁     ·   返回[中醫雜談]   ·   返回頂部